Spreadtrum’s BOLE (“Talent scout”) – Jason Li who ever worked in sector, university, research institute, government and enterprise.

2016-04-29 09:24:29

本期会客室的嘉宾李泉生并不高调,他的投资风格几乎可以归于保守和严谨。这位年近半百的投资人的“差异化特征”,正是他人难以比肩的“产学研政企”全资历。   

    十年前,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高科技创业及创业投资整体陷入低潮。彼时,李泉生决定投资一家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的手机芯片研发企业展讯通信,这是他正式作为投资人之后第一个主导投资的项目。

    从与企业第一次接触到完成投资,花费了十个多月的时间。李泉生向企业提出的建议是:首先,不要着急上马3G产品。后来的事实证明,中国的3G业务开展比预想的迟到了很多年。第二,虽然团队技术优势强劲,但必须先做出模块以及整机解决方案,以图产业化。

    创业团队最终接纳了他的意见,共同熬过了艰难的研发期和市场开拓期。

    今年7月,在美纳斯达克上市的展讯通信(SPRD)以过硬的基本面,成功反击来自浑水公司(MUDDY WATER)的市场做空,股价先抑后扬,迅速赢回投资人的信心,成为本轮做空机构“猎杀”中国概念股一个关键性的转折点。

    李泉生并不是一个风格高调的投资人,他的投资风格几乎可以归于保守和严谨。当然,这并不是他在投资界立足10年的唯一秘诀。

    李泉生理工科出身,曾专职于研究所工作,并在高校进行科研教育。20世纪90年代末任职上海市浦东新区政 府,主持经贸局科技处及科技局高新技术产业处工作。1999年作为主要发起人之一发起成立了浦东科技投资公司并任董事。不久,他出人意料地“下海”,并曾 就任上市公司隆源双登董事长兼总经理,主导完成该公司核心资产重组及壳重组。

    事实上,令这位年近半百的投资人可以在当今熙攘的国内风投界里脱口而出的“差异化特征”,正是他人难以比肩的“产学研政企”全资历。

    如是丰富经验和社会资源在中国风投界难能可贵,李进入投资领域,“在外资投资机构学习创投”,随即先后发 起成立长三角创投基金及达泰资本(首期基金规模6亿人民币,目前规模超过20亿人民币)并兼任创始与管理合伙人,前者是首批获商务部批准的人民币基金之 一,后者的人民币基金一期成为国创母基金投资的首批股权投资基金之一。

    早期项目真正体现价值和差异化

    达泰资本的三个创始合伙人李泉生、叶卫刚和张琚均以工程技术为专攻,后二人均有企业高管经验,并在投资界 有超过10年资历。这决定了他们在投资方面更青睐偏技术性的成长性项目。同时他们还有一个特点,便是对自身判 断市场和产业前景、帮持被投企业成长的能力颇为自信,因此所投项目大多偏重早成长期。

    他们迄今共在中国市场主导投资了45个早期和成长期项目,总金额为9.8亿人民币,约20个项目已经全部或基本退出(包括12个IPO),已退出项目平均回报率为4.5倍,内部收益率IRR为54.8%。

    其中,李泉生投资过20余个项目,同样绝大多数为早期项目。其中长三角创投的10多个项目从今年起每年将有1~2个退出,投资领域较为集中在高端制造行业。达泰资本目前投资的8个项目中,有3个属于消费和服务业,其余多分布在节能环保和高端制造相结合的领域。

    关于投资项目阶段的问题,一位创投人士曾有比喻,投资早成长期与Pre-IPO期项目的中间,隔着一堵墙,越过这堵墙意味着采取一个全然不同的投资模式。而后者如想“越墙”,需要投资团队再去企业内“打几个圈”才行。

    投资早成长期企业往往会在投后管理中遇到很多不可预料的问题。李泉生认为,正是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投资团队的价值和差异化才能真正体现。因此大部分的早成长期的企业都需要投资者花费相当大的精力。

    对于这些投资人来说,风险投资决不是砸钱挣钱的游戏,当然这或许在近两年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发生过。

    李认为,投资是经验和经历的积累。因此他选择的合伙人和团队基本都不太年轻。他本人的“全资历”,使其在团队里总是显得更为严肃和老辣。

    当初在投资展讯通信时,李还无法看到具体产品。除了耗费大量时间进行各种研究,功底深厚、经验丰富同样功不可没。在这个投资过程中所需要处理的问题,似乎并不会比他此前在政府官员和上市公司层面上处理过的简单多少。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对事的严谨性来自于早年科研工作基础,当时在技术方面所受的严格训练也使他在投资过程中充分具备看待技术和产品的专业素养。

    任职政府从事科技管理,他学会如何协调和运用各种资源,并有机会经历整个科技产业从非常幼稚到发展得相对完善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磨练了大局观和协调力,更积累了重要的人脉资源。

    上市公司的管理工作则更为复杂,他在担任负责人期间解决了控股公司和旗下被控股公司之间很大的矛盾,“最后创造出一个多赢的局面”,将公司发展带上正轨。

    当他带着足够丰富的资历进入投资领域,依然几乎从头开始,自己写投资报告、访谈记录,慢慢了解什么是规范的投资决策的流程和投资竞争调查的方法,以及怎样从投资角度分析一个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等等。

    从在德同资本主导成立第一批中外合作非法人制的人民币基金,到去年发起成立达泰资本,获PE界“航母级”、由苏州创投及国家开发银行旗下子公司国开金融共同设立,总规模600亿元的国创母基金投资,无一不体现出他在投资领域的“野心”,以及深厚的政企资源。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可能我的命运就是接受新的挑战。”他曾如是说。

    今年7月,展讯通信成功反击了来自浑水公司的市场做空。图为展讯展出的世界上首颗TD-SCDMA商用手机核心芯片。

    投资企业不要硬抢时间点

    作为一个新成立的基金,达泰资本拥有一支资深的投资团队,偏早期的投资定位使他们并没有完全参与到高估值的市场竞逐,但是,浮沉于市场的企业家心态却不可避免受到估值影响。

    为此,李泉生也曾主动放弃一些估值较高、争夺较激烈,或是企业家心态偏急的项目。他在投资前必须与企业家达成共识:不管投资市场怎样,企业依靠的始终是实实在在的业绩支撑其在投资后的三到五年,利润都能保持较好增长。

    “我们这个行业应该是投资机构和创业团队双赢的局面。投资机构通过业绩提升自身价值,同时也在资本市场上 获得价值体现。适当的估值对创业团队才不会造成太大的压力,估值过高企业就被迫需要抓紧时间上市,才能兑现对投资者的承诺。这样的话有时便只能违反一些基 本规律。”

    这位自认有些“好为人师”的投资人,习惯与被投企业保持密切的往来。“有时做教练,有时做啦啦队,但是不会成为队员。”

    企业家在初与投资机构接触时,往往都会“偏乐观”。李泉生说,他通常会与企业家进行反复沟通,根据企业的特点和目前在行业中的定位等各种因素,一起分析、判断、决定适合企业发展的节奏,而不希望他们“硬抢”某些时间点。

    “十年前我刚‘下海’的时候有人、有技术、有资金,但是还没有出现合适的市场。当时我做创业投资,首先给自己的培训就是怎么判断一个团队。”李告诉记者。

    一般来说,企业要创业成功,需要几方面的要素——人、技术或商业模式、资金和基本市场。对专业性很强的投资人来说,最难判断的总是“人”。

    与交朋友一样,李泉生更愿意与拥有比较切合实际的追求目标、心胸宽广、容纳性好、情商较高的企业家打交道。

    他在与企业家最初接触时也很少直接谈及合作方面的问题,而是聊一些当下社会热点话题,听听对方的看法和观点。一方面容易拉近距离,另外也是先从侧面观察一个人。

    十几年的企业管理经验告诉他,一个企业的创始人或者决策者,心胸和性格往往起到决定作用。“有时候并不是企业家不想做得更好,而是由于其性格上的某些限制,使他只能把企业带到某个阶段。”

    除此之外,他往往还会去仔细了解创业团队在性格上的默契程度,分析共同点和不同点,是否有达成共同目标的凝聚力和执行力。此前他投资一个早期项目时,甚至暗中观察创业团队在出差时选择乘坐的是火车还是飞机。

    “团队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尽管技术和商业模式同样很重要,但是如果有优质的团队,甚至可以去买技术。反之,即使投资当初企业技术保持领先,但技术更新速度快,还是要看企业团队是否具有持续提升技术的能力。”

    投后管理就是处理各种问题

    早成长期投资相对于Pre-IPO,或许争夺没有那么白热化。但对投资团队的投后管理能力要求非常高。

    李泉生认为,投资就好比投资者和创业者共上一艘船。这船最初是小船,行驶过程停靠很多站点,停一站变大一点,再停一站就更大一些,在哪一站能登上这艘船,取决于经受风浪的能力和耐力。投资管理人能管多大的基金和项目是受一定约束的,不是靠人海战术。

    他在上海交通大学和清华大学讲课时总强调一点:投后管理需要占去一个投资经理或者合伙人一半以上的日常工作时间,投偏早期项目可能更多。有时投资一个项目需要耗费三到六个月时间去处理各种问题。

    以他的经验,被投企业投资后常碰到的问题包括,创业团队发生矛盾,投资人必须从中协调解决;或者在市场发生变化时,需要投资人及时帮助企业调整商业模式等。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他管理的项目里曾有一些企业家恶意损害企业本身利益。他除了动用投资条款,甚至是法律武器晓以利弊之外,还极力帮助企业尽量压缩开支,以把损失降到最小。

    他说,目前中国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还不够齐整和健全,整个社会的诚信还不够完善,在中国做投资势必须要投入更多精力来进行投后管理。

    李投资和管理的项目里有很多属于所谓传统行业,如制造业。他认为,PE投资传统行业机会同样很大,关键在于怎么去识别行业中潜在的黑马,以及怎样去帮助被投资企业提升商业模式,完成转型。

    达泰资本最近投的项目有数家属于制造装备类。其中有一家蓄电池设备生产厂商,投资后,他们帮助这家企业不 断提高环保标准。此前国家颁布一系列严格的环保政策,反而使这家企业获得更多发展机会。尽管位处传统行业,但这家企业去年获利3000多万元,今年的利润 则预计将达6000到7000万元。

    即使是被投企业上市后,“不管是投资人还是管理层也都不能睡大觉。”

    展讯通信上市以后即经历了金融危机,企业经营业绩下滑,投资人和管理层进行了各种调整,才使企业在金融危机之后,连续两年业绩快速上升。

    投资是艺术而不是学问

    眼下,李泉生将达泰资本作为自己在投资行业的一次“再创业”,“用200%的精力做自己喜欢的事业”,投入得“很有感觉”。甚至据称在业内水平数一数二的高尔夫,也几乎搁置。

    达泰这个名字体现了他的投资理念,达是成功,泰是稳健,甚至连公司标识也是一个稳健的三角形。他们将自己 的起点定位在高端,不追求规模,但求质量,所谓质量就是稳健的投资回报。今年,他们将推出美元基金,李相信在未来五年内这个平台将成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股 权投资品牌。

    事实上,在这个勤奋而严谨的福建客家人看来,投资并没有那么多学问可说,他在大学讲课,用的是自己编写的讲义,叫做《投资与管理的沟通艺术》。他认为投资和管理更多的是一门艺术而不是学问,而艺术除了需要天赋,更需要的是磨练和积累。

    达泰管理团队过往战绩

    过去10年,创始人在中国共主导投资了45个早期和成长期项目,总金额约为9.8亿人民币,总的IRR超过47%

    其中20个项目已经全部或基本退出(包括12个IPO)

    已退出项目平均回报率为4.5倍,IRR为54.8%

    创始人的投资项目已有12个成功地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另外有2个项目预计在近期上市

    已上市企业:

       •国内中小板:大族激光,远望谷

       •国内创业板:欧比特科技

       •香港主板: 赛晶集团

       •香港创业板:新意科技,行知教育软件

       •NYSE: 大全新能源

       •NASDAQ:展讯通信,珠海炬力,分众传媒, 中国科技

       •新加坡:龙旗通信

       预计上市企业:

       •川仪自动化(中小板)

       •海云天(创业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