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票房破两亿背后,有一个与覃宏陈可辛惺惺相惜的投资人

2017-09-08 15:19:34

五月的电影市场,金城武和周冬雨的《喜欢·你》票房成绩一路飘红。


而出品方嘉映影业向来在市场上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精准的投资眼光。投拍的电影《亲爱的》《黄金时代》《七月与安生》等无一不是叫好又叫座。本期的十点名人堂,走近嘉映背后的投资方达泰资本的创始人叶卫刚,为我们深度解析如何洞察影视行业投资的风向。


 


▼ 达泰资本五年前开始布局影视业

与嘉映“重内容”理念不谋而合

 

不仅因为是嘉映影业的投资方,叶卫刚本人也非常喜欢金城武和周冬雨组合的《喜欢·你》。


他坦言,帅哥,美女,美食本来就是都市人关注的热点,也有一直关注票房。上映短短两个礼拜不到就突破了两亿票房,对于这个成绩还是相当满意的。

 

事实上,叶卫刚很少主动提及投资电影这件事。在人们的印象中,叶卫刚有着深厚的工程学背景:早年毕业于哈佛,拥有工程学和会计学学位,在普华永道做过6年财务咨询工作,随后进入全球最大EDA软件公司CADENCE,负责大中华区业务拓展,2006年归国进入VC/PE行业,曾任永宣投资管理合伙人。

 

2010年3月,叶卫刚和李泉生创办达泰资本,迄今共管理 40亿人民币资金。公开的投资项目中,多见“光纤通讯”、“高端装备制造”等科技类企业——听上去跟电影毫无关系。


不过,这位技术见长的投资人,在基金成立之初就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和热点。瞄准快速成长的中产阶级消费能力,叶卫刚悄然从技术转航,投向教育、消费和互联网金融等领域。

 

五年前,看到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的中国电影票房市场,叶卫刚开始着手悄悄地在这个行业里面做调研、布局投资影视制作公司。经过多年研究分析下来,达泰资本觉得在影视制作行业比较靠谱的还是得投一些有制片成功经验的团队。接触了二三十个团队后,他选择了十几年来业绩一直比较稳定的覃宏团队。


有覃宏,陈可辛,李樯在的嘉映影业可谓文艺阵营的黄金组合。叶卫刚和覃宏本身亦是很好的朋友。

 

“我比较认可覃宏团队和他本人对未来影视行业发展方向的理解。这和我们的理解是比较吻合的。”


叶卫刚谈到,大概从五年前开始,我们大家都意识到国内的观影人群的构成比例在变化,现在观影的主体是这些85后、90后这些年轻人、偏年轻化,而且随着这个荧幕数的增长其实观影人口也从一线城市逐渐向二三线城市,甚至县城里面扩散,所以观影的口味也不太不一样.


另外,随着这种新媒体的兴起包括互联网手段的兴起,电影的宣传、怎么去寻找一些适合年轻观众口味的题材、什么样的制作班子能够吸引这些年轻观众,这些所有的都在变化。所有怎么抓住这个变化过程中,同时又推出一些有质量的作品的话,这个其实是所有团队都需要思考的问题。在这些问题的看法上,我们跟覃宏的交流觉得他的很多看法跟我们的看法是比较一致的。


 与覃宏陈可辛惺惺相惜

  “人还是会投和自己气味相投的团队”

 

正因为达泰资本投资理念和嘉映影业对行业理解的吻合,相对于铺院线,他们更看重电影制作本身。所以才有了口碑与票房俱佳的《七月与安生》,《亲爱的》。当然还有一部许鞍华的文艺片《黄金时代》。那也是达泰资本投的第一部片子。但当时市场有人质疑,说《黄金时代》太过文艺是票房不好的原因。

 

究竟达泰资本是如何看待这部文艺片?究竟投拍片要考虑多少文艺的比重?还是会尽量迎合市场的要求?叶卫刚的观点是,需要平衡。


 

“电影行业里如果你要取得一定的江湖地位,为你长远发展建立一定知名度的话,你的作品需要有一定的艺术质量,只有有艺术质量的作品才能够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叶卫刚说,另一方面,在商言商,投资方的角度肯定是要赚钱的。所以不能完全脱离市场的需求去追求一些太阳春白雪的艺术。所以每年我们的作品总体原则是应该以市场导向但是也有一定艺术价值这样一些作品。


《黄金时代》尽管它票房的数字不是太突出,但是它拿了很多奖。像金马奖、香港金像奖,还有国际很多影展也拿了很多奖,尽管我们没赚太多的钱,但是帮我们把知名度打出来了、江湖地位也建立了。那另外更多的作品可能是一些针对市场需求但是也比较注重艺术质量这样一些作品。



像《亲爱的》包括去年的《七月与安生》《使徒行者》,今年的《喜欢你》等等都是这种类型,他其实还是一个商业片,但是艺术质量上也是还有一定保证的。


“还有一个方面,人总会投资和自己气味相投的团队。”叶卫刚吐露,自己本身也是陈可辛导演的影迷。他十几年前拍的电影都非常喜欢。像《甜蜜蜜》,像《如果爱》,包括最近的《中国合伙人》,每一部片子都爱看。


一个香港出身的导演到国内拍戏,近年拍的大部分片都是反映国内现实生活的题材,可以见得他对国内现实生活的观察是非常深入和仔细的,这点我非常佩服他。有幸跟可辛导演合作也是嘉映和我本人的一个荣幸吧。

 

  十点问答

如何成电影市场里少数赚钱的投资方?

 

谢梦:随着中国的新消费,包括中产阶级的兴起,虽然近几年的票房数字非常的好看,但实际上放到市场质量上看,很多的作品都是参差不齐的,我不知道叶总对这个行业的未来怎么判断,你对影视行业的投资还和原来一样有信心吗?

 

叶卫刚:从长远来说我们还是有信心的,但短期内可能确实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像今年票房一季度的增长跟去年比基本是持平的,很大程度上是过去两年在高速增长的过程中有一些不规范的行为,所以有一定的泡沫,所以今年其实前几个月我觉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的。把一些泡沫挤出去了,未来的发展会更健康。所以从长远来说我们还是看好,国内整个电影市场包括影视制作这一块。但从中短期来说,可能会经历一些波折,会走一些弯路,路的长远来说,我相信会是有质量有艺术追求的这样一些影视制作公司从长远来说应该会活的更好。

 

谢梦:我也看到一组数字,我们全国能影院上线的电影可能有250部左右,加上国外的片子,就一共就有三百多部片子,这样的话,我们投资回报比率是不是就特别的难?毕竟市场上能赚到钱的投资方还是少数。

 

叶卫刚: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确实,像你所说的,每年这300来部左右的电影,很简单的,看看他的票房数据就知道,大部分可能是亏钱的,就一部电影按照现在的制作成本,如果一部电影的票房不到一个亿的话,可能就比较难赚钱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行业的投资其实跟别的很多行业一样是有风险的。它其实是一个比较明显的二八现象,少数的作品赚了大部分的钱,每一年都是这样的,今年这个趋势也是比较明显的,归根到底我感觉如果要在这个行业里面赚钱的话,估计得注重几点。

第一还是得挑选好的团队,而且是一些长期坚持扎扎实实做有质量作品这样的一些团队,而不是一些短期的、凑个热闹、赶个风头这样的一些团队;第二,要非常注重风控,从投资团队的选择还是从影视制作公司来说投资每一部作品,都要注重风控;第三,从职业投资人的角度,你还得注意一个投资组合,因为影视制作的本身是一个高风险行业,任何一部作品在它上映之前没有人敢打包票它一定赚钱的,所以一个影视制作公司,现在回到我们提到的数跟量的问题,到一定规模,其实你一年肯定不能只做一部电影,一年可能你得若干个作品同时,特别如果你要走向资本市场的话,这个行业里面若干个环节还得参与,不能光是只制作电影,同时你还得参与发行、参与一些IP的制作、参与一些电视剧的制作,如果你若干个行业都有参与了可能风险会分散一点,可能整体盈利的可能性就会更高,这是从单个制片公司的角度。

从专业投资人的角度,可能如果你真的看好这个行业,可能你不能止投一个公司,可能你在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可能都有所参与,这样也是从某种程度上通过投资与组合来平衡你的风险。

 

谢梦:刚刚您也谈到这个分散风险的问题,尤其是对于这种传统影视行业,我想说叶总未来会不会投资一些像互联网上新媒体上的影视,比如说一些网剧或者是一些新媒体的IP

 

叶卫刚:我们在学习,因为这是一个新的现象,我们还是比较看好的,互联网跟影视行业的结合也是未来的一个方向。网剧本身,其实现在网剧老实说质量有点参差不齐的,但是从现在一些年轻人的观影习惯,所以说网剧肯定是有一定发展前途的,所以包括我们嘉映本身,可能下半年或者明年也会推出一些高质量的网剧,具体的剧目现在还不好透露,到时候真正能够面向观众的时候可能再会向大家汇报,另外的话,通过互联网怎么来加快电影行业的发展怎么把制作方跟观众更好的联系起来,这是我们正在学习的一个方向。

 

达泰资本除了投资时下热门的影视,我们最近还关注什么项目?

 

叶卫刚:其实从达泰整个投资组合来说,影视制作只是很小的一块,我们主要投资的方向还是我刚才提到的两大方向,消费升级跟技术创新,消费升级为主。消费升级领域其实我们最看好的是针对国内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的这样一些改善本身和家庭生活质量这样的一些消费需求,从细分的行业来说我们目前布局最多的是教育医疗,影视或者整个大的文化娱乐行业也是我们布局比较多的一个行业,主要是三大块,教育医疗,文化体育。技术创新领域。因为我本人毕竟是做半导体设计的,半导体行业现在国内发展非常快,从技术的角度,半导体可能也是我们关注比较多的。另外还有最近成长非常快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这一块,包括一些医疗器械,所以主要是这个两大主题、六个细分领域,是我们达泰重点布局的方向。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梦享财经”